2007-05 文章選讀 TBC Extra | thebereancall.org

Hunt, Dave

徹底除酵之必要

或許有些基督教心理學家在進行輔導時只會引用聖經,但他們仍自居為「心理學家」,這實在令人十分遺憾。此字具有獨特的含意,它所指的,是一個不甘與「基督教」一詞有任何關聯的無神系統。將「從前一次交付聖徒的真道」(猶3),與罪人的人本理論連結在一起,實在是混淆不清!「基督教心理學」一詞極之要不得,將主的名牽連至不信者的污穢之中,使之受盡羞辱。

基督教心理學家擁護和採取幾乎所有已知的心理學理論和療法,無論是原始尖叫(primal scream),抑或是沙蠻(shamanism)等,一些不屬神的理念和做法(早已有人證明此等東西既危險又沒有果效,甚至連世俗的心理學家和精神病學家也對它們予以否定),就是依循這樣的方式引進至教會中,欺騙了會眾。

難道最終要由人發現聖經和無神的人本主義原來是相通的,好讓基督徒一同為此而歡喜嗎?這是不是說,我們基督徒今後毋須再鬼鬼祟祟、卑恭屈膝,從此可用昂首闊步的態度來面對這世界,尤其是學術界呢?難道我們要因為一個將基督教「心理學化」的「新改革運動」而歡喜──這運動發明了一套從未於教會歷史中出現過的解經方法,最終將基督教和反基督教者(例如佛洛依德、容格以至他們的追隨者)的理論貫通了?

這種「嶄新而經過改良的基督教」備受歡迎,卻大大忽略了很重要的一點,就是有越來越多世俗心理學家,承認心理療法實在徹底失敗。R.D. Laing為心理學界其中一名備受尊崇的人物,他認為「心理療法發展了一個世紀,卻完全無法幫助人類對人際關係有更深一步的基本認知」。然而,那些早已被完全否定的心理學理論,卻備受基督徒愛戴,他們認為這些理論為「神的真理」引進新鮮的基礎觀點,因而為教會帶來莫大裨益。

在我們相信這個大疑團之前,讓我們留意眾多非基督徒心理學家和精神病學家所作的忠告,例如世界聞名的精神病學家兼作家E. Fuller Torrey所說的話︰

西方精神病學家所採用的手法與巫醫的手法一樣,兩者的科學根據是相同的,只有極少數的例外情況。精神病學……是假的救星(注1)。

Martin L. Gross有如此見解︰「精神科醫學博士和心理學博士,均自詡為現今世代的所羅門。這些新先知,以教廷頒布諭令的無誤口吻發表其偉論,即使是最有自信的外行人,也會臣服於如此勢頭。」(注2)

教會若要歸回聖經,必須棄絕心理學理論和名詞,並與這個敵對的信仰劃清界線(兩者曾結合組成邪惡聯盟)。神已明確表明世界的智慧是愚拙的(林前一20),那麼,神的智慧豈可與世界的智慧結合起來呢?基督徒心理學家提倡了充滿褻瀆的錯謬,讓人從這錯謬之中得著合理化的理由──這錯謬,就是神的話缺少了引導人類得著快樂和滿足的實質內容。若不是有人迷惑別人相信心理學可提供聖經所沒有的智慧和能力,那麼還有甚麼原因,會驅使基督教與世界共負一個絕不對稱的軛呢?

教會不但沒有將酵去除淨盡,反而越來越信任和推舉心理學。教會教導信徒要將心理學接納為真理的另一個源頭,與神的話(基督稱之為「真理」,參《約翰福音》十七17)擁有同等地位。然而真相是這樣︰心理輔導早已被證實為徹底失敗,它的假福音內容不斷改變,這是由於其理論自相矛盾、飄浮不定,而且其精神領袖亦是來去無常的。

人本心理學協會(Association for Humanistic Psychology)前主席Lawrence LeShan表示,心理療法將成為二十世紀的一大鬧劇。他又指出︰「用來發展〔東方〕冥想技巧、而又以人為主題的基本模式,與產生人本心理療法的模式其實是一樣的」(注3)──教會對此卻甚表歡迎。

到了今天,有很多著名的世俗心理學家和精神病學家正在透過書籍和文章,揭穿其專業的真相,其中著作包括︰《The Myth of Mental Illness》、《The Myth of Neurosis》、《Psychotherapy, The Dangerous Cure》、《The Death of Psychiatry》、《Psychoanalysis, The Impossible Profession》等。叫人難以置信的,就是即使世俗的心理學家早已發現這套系統其實是個有害的騙局,但基督徒心理學家卻竟然鏗鏘有力地推舉此系統。結果,那些曾欺騙和傷害幾乎全人類,而又最終被人完全唾棄的心理學理論和療法,現在竟然被教會採用。

讓我們留心J. Vernon McGee的忠告──他認為,倘若基督教心理學繼續受盡歡迎地發展下去,「它將會導致福音派教會死亡。」以聖經為基礎的基督教若要生存下去,就須徹底趕走那條掛在胸膛上的毒蛇。

──戴夫亨特

注︰

1 E. Fuller Torrey, The Mind Games: Witchdoctors and Psychiatrists (Emerson Hall, 1972), 8.

2 Martin L. Gross, The Psychological Society: The impact--and the failure—of psychiatry, psychotherapy, psychoanalysis and the psychological revolution (New York: Random House, 1978), 56-57.

3 Lawrence Le Shan, How To Meditate (Boston: Little, Brown, and company, 1974), 150-151.

Add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