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6 愛、公義和審判 Love Justice and Judgement - 主題文章 | thebereancall.org

Hunt, Dave

「愛、公義和審判」

戴夫亨特

納粹屠殺招致600萬人被殺,更早期的回教屠殺招致上千萬計的人(被害者遍及法國和中國等地)被殺,以至近年回教人士發起的911襲擊,以及近期的蘇丹大屠殺(回教徒執行Khartoum所頒布的回教法,因而殺害了超過200萬人,受害人數幾乎每天都上升),這些事件都會或多或少引起大部份世人的關注。可是,總會有人不能忘記很多無辜的生命白白地犧牲了,他們常常糾纏於此一問題,就是︰「一個美善的神,怎會容許如此多的苦難發生?」於哈佛大學神學院(Harvard Divinity School)舉行了一次「為世界和平舉行的燭光晚會」,裡面出現了這樣的場面︰

有人朗讀馬丁路德金(Dr. Martin Luther King Jr.)和甘地的話,又有人獻唱以盧旺達屠殺為題的歌曲,情詞迫切地向一位默默無聲的神呼籲︰「你在哪裡?」(注1)

神一直所作的都是對的︰祂渴望賜福予人類,但基於其智慧和正直之性情,祂不能對人類那冥頑不靈的叛逆行徑予以獎賞。創造者極愛世人,甚至連整個世界也願意交托給那傲慢而愚拙的世人,倘若祂不履行其關乎審判之諾言,誰會相信其關乎祝福的應許呢?

但神真的沉默嗎?還是這個世界聽不見祂的聲音?我們豈能忽略耶穌於十字架上那充滿愛心的懇求︰「父啊!赦免他們」(路二十三34)?然而,我們當如何將此禱告,與「父……乃將審判的事全交與子」(約五22)這句出自基督口中的鄭重宣告放在一併來理解呢?愛、公義和審判能共存嗎?

一方面基督甘心為世人的罪而死,但祂又說︰「人子要差遣使者,把一切叫人跌倒的和作惡的,從他國裡挑出來,丟在火爐裡;在那裡必要哀哭切齒了」(太十三41~42),我們當如何理解這兩個矛盾的觀念呢?父神差來「作世人的救主」(約壹四14)的基督,憑著其莫大的犧牲之愛為世人之罪而死,償付了罪所帶來的懲罰,但為何祂會判定人進地獄呢?

我們當如何將「神就是愛」(約壹四8、16),放進「他已經定了日子,要藉著他所設立的人按公義審判天下」(使十七31)這概念來一併理解呢?透過審判,數以十億計的靈魂或會被判落入永刑之中,這概念似乎與大衛的頌讚並不相符︰「耶和華善待萬民;他的慈悲覆庇他一切所造的。」(詩一四五9)一位「善待萬民」的神,何以會憑著其「慈悲」而判人身陷永死之中呢?

我們可否將「神愛世人」(約三16)和「若有人名字沒記在生命冊上,他就被扔在火湖裡」(啟二十15)放在一起來理解呢?那麼「不願有一人沉淪」(彼後三9)和「白色大寶座」的審判(啟二十11、12)可以放在一起嗎?將來肯定有很多人在經過大審判之後,就要被扔在火湖裡,難道神自相矛盾嗎?

倘若神真是「善待萬民」,又真是「不願有一人沉淪」,為何祂不歡迎所有人上天堂呢?為何有那麼多人被永遠扔在火湖裡?難道沒有其他的方法嗎?人的選擇,會為自己帶來公平的報應嗎?我們當因著永刑而譴責神或其所造之物嗎?神的愛在哪裡呢?

愛、公義和審判,無疑都是聖經的教導,但神的公義和審判會勝過祂的愛嗎?「神的恩賜……乃是永生」(羅六23)與「不信子的人得不著永生,神的震怒常在他身上」(約三36)這兩段經文,何以能彼此協調呢?

若我們要照著神的心意了解和認識祂,就須以禱告的心來仔細思想上述問題︰「智慧人不要因他的智慧誇口,勇士不要因他的勇力誇口,財主不要因他的財物誇口。誇口的卻因他有聰明,認識我是耶和華,又知道我喜悅在世上施行慈愛、公平,和公義,以此誇口。這是耶和華說的。」(耶九23~24)慈愛、公平和永死,彼此之間有甚麼關係呢?

基督十架,就是這些問題的唯一答案。神真的愛我們嗎?「惟有基督在我們還作罪人的時候為我們死,神的愛就在此向我們顯明了」(羅五8);「神差他獨生子到世間來,使我們藉著他得生,神愛我們的心在此就顯明了」(約壹四9)。基督說︰「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約三16)。神對世人之愛實在十分偉大,驅使祂將其獨生子交在「罪人手裡」(太二十六45),被人拒絕、誣告、嘲弄、蔑視、吐唾沫和釘十架,並叫那十架成為人類賴以得救之途!

讓我們想一想這節令人敬畏但又難以理解的經文︰「耶和華卻喜悅將他壓傷,……以他為贖罪祭」(賽五十三10)父神樂意為著全世界的罪而懲罰基督,連那些咒詛神、並取笑和拒絕祂兒子之人的罪也包括在內嗎?是的!我們若要明白神,就必須深入思想這些問題。

沒 有何事比世人對基督所作的一切,更能證明那潛藏於人心之中的惡念。與此同時,十字架就是最有力的證據,將神的愛及其渴望賜福予世人的心意反映出來,難怪保 羅滿有喜樂地說︰「但我斷不以別的誇口,只誇我們主耶穌基督的十字架;因這十字架,就我而論,世界已經釘在十字架上;就世界而論,我已經釘在十字架上。」 (加六14)那些真心以基督為主的人,在經歷人生的考驗、失敗和失喪時,可從保羅的思想歷程中得著安慰︰「神既不愛惜自己的兒子,為我們眾人捨了,豈不也把萬物和他一同白白的賜給我們嗎?」(羅八32)。

所羅門宣告說︰「智慧為首;所以,要得智慧。在你一切所得之內必得聰明。」(箴四7)主又這樣應許我們︰「你們中間若有缺少智慧的,應當求那厚賜與眾人、也不斥責人的神,主就必賜給他。」(雅一5)神希望我們明白祂的屬性和心意,深入地思想我們得贖的途徑和代價,並藉著十字架之恩(除此以外,別無他法),來「瞻仰他的榮美」(詩二十七4)

在 整個宇宙的歷史之中,有沒有其他事物,比神將其獨生子賜給世人更加奇妙?我們甘於對基督只存有膚淺的認識嗎?基督犧牲的恩情何等浩大,我們對之所存的感激 實未算深。更可悲的是,我們的神按其憐憫和恩典拯救我們的靈魂,但有時候整天(甚至多天)過去了,我們也不會對祂致以衷心的感恩!

我常常思想這話︰「當我的主被釘在十字架上時,我在那裡嗎?思想至此,有時會使我不斷震顫!」不錯,我們真是在那裡的──祂「被掛在木頭上,親身擔當了我們的罪」(彼前二24)神的手引發起地震和石裂,當天使看見這些可惡的世人以如此忿恨和蔑視的態度對待主時,相信他們也感到忿忿不平!時間與永遠是兩個不同的領域,天堂與地上永不相通,但整個宇宙和歷史的進程,卻永遠浸透於耶穌所流出的寶血之中!

今 天的世界,絕不容許這件極重要之事被忽略。更叫人感到悲傷的,就是大部份的世人都從不思想這位將生命賜予眾人的神,從不尊敬祂、承認祂。執政者以為可以按 照自己喜歡的方式行事;政治和宗教領袖自認為是世界的掌權者,他們為世界和平的緣故而舉辦國際性會議,將神拋諸整個過程以外。世人所期盼的,就是他們的計 劃可得蒙宗教上的「祝福」,無論是甚麼神也沒有相干。

叫人難以置信的,就是很多自稱為信耶穌的人,卻在嘲弄耶穌一事上站在最前線。祂曾應許要賜下「真理的聖靈,乃世人不能接受的」(約十四17),叫我們「明白一切的真理」(約十六13)。福音派教會卻懷著極為蔑視和不信的態度,表示除了神的話以外,這個世界還有另一個源頭可讓人得著那「叫人自由的真理」(約八32),因而轉向心理學這「世上的智慧」(「神卻叫它變成愚拙」,參林前一20)。全球的福音派信徒,卻將宣講此等愚拙道理的人士視為最有識見的作家和大會講者。

基督說︰「因為我活著,你們也要活著。」(約十四19)這話是甚麼意思呢?祂說這話,其實是明確地表示祂會在信靠祂的人的內心裡,將其復活的生命活出來。保羅歡喜地說︰「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裡面活著」(加二20);他說︰「基督在你們心裡成了有榮耀的盼望」(西一27),又說︰「基督是我們的生命,他顯現的時候,你們也要與他一同顯現在榮耀裡」(西三4)。

試 想像一下︰基督住在某些人心裡,但這些人卻竟然不喜歡祂期盼要住在人裡頭的生命,他們認為這生命不適合他們,對基督而言,這實在是何等的羞辱和打擊!這些 人不但藐視基督,更聲稱說祂的話並不真實,而且祂的應許對他們全無功效,充滿著不信的惡心!試想想這個難以想像的悲劇︰那些蒙基督寶血買贖,基督使他們 「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約十10)的人,卻轉向佛洛依德、容格、羅傑斯、馬斯洛和阿得勒等人(他們都是不相信神、反基督教的),希望從他們身上領會到一些活出基督徒生命的心得!還有甚麼事情,比屬主的人(主已藉其寶血救贖他們)拒絕主更令人傷痛呢?

諾曼皮爾(Norman Vincent Peale)是個大異端,卻備受葛培理和其他教會領袖愛戴。諾曼皮爾於大約70年前將心理學/精神病學引進教會之中。數十年來,整個福音派圈子一直抗拒此等敗壞信心的異端道理,直至後來才漸漸對之開放。到了今天,世俗的心理學和精神病學(它們的「無神」成份冠絕所有專業),已成為福音派教會的恩物。

為甚麼是這樣呢?原因就是有人將「基督教」一詞加諸「心理學」身上。這樣的欺騙的手法,會說服基督徒相信一個可恥的謊言,就是神的話未能就現今的生活提供足夠的指引,若要為基督而活,就要尋求不信者及憎恨基督的人士之協助。《新聞週刊》(Newsweek)很久以前有這樣的報導︰

基督徒日漸發現,一個人重生了,並不等於他日後不會患上精神病或情緒病,這促成基督教心理療法的誕生──這是一項以福音派基督徒為新興市場對象的牟利運動,為他們提供以聖經為根本的方法,來處理憂慮、抑鬱、性虐待和精神分裂症等問題。

精神病學家兼LifeCare's Ft. Worth 中心醫務主任Steven Schultz表示︰「我們和其他精神病學家一樣採取同一套教導和原則,但我們會以基督徒的身份作為臨床背景。」(注2)

他竟敢承認一個如此巨大的迷惑!心理療法其實並不帶有甚麼「基督教背景」,它的出現,比耶穌償付我們的罪以及福音開始廣傳(可一1、腓四15),晚了1,800年。Schultz曾明確表示,對基督教心理治療師而言,保羅所說「基督在你們心裡成了有榮耀的盼望」只不過是句空洞的口號,對現今的基督徒毫無意義!此外,倘若所有人都相信耶穌,靠著祂在十字架上所流的血而得著了和平(西一20),又順服祂的話語,就是那能叫人得自由的真理(約八31~32),那麼精神病學家和心理學家(無論他們是否屬於「基督教」)就會因為沒有客人而難以維生。在位者猜忌重重地維護和推廣這個「牟利」行業,卻罔顧了靈魂的永遠歸宿!

在一些「偷著進來」的人(猶4)之領導下,人們對「從前一次交付聖徒的真道」之尊重程度以至他們的衛道心志,均見每況愈下之勢,情況令人憂慮!我們可以舉出數以百計的例子︰當初是基督教組織的基督教青年會和基督教女青年會,現已成為瑜珈和不信者的大 本營,遠遠偏離了耶穌基督的福音。宗教改革所宣揚的福音(就是藉著神的恩、單靠相信基督而得救),早已被人背叛,並結合於羅馬天主教的功德和禮儀體系之 中,這些人包括路德宗信徒、加爾文宗信徒,以及其他相信嬰兒洗禮為得救之途,和聲稱基督於聖禮的餅和酒之中「親自臨在」的人士。更新靈命塑造聖經(Renovaré Spiritual Formation Bible)所引用的「新教福音派聖經學者」,公然對聖經的默示、作者和預言予以否定,但他們仍然備受福音派領袖的稱許(詳情請參閱本刊2005年8月號)。

美國所有頂級大學(包括哈佛、耶魯、普林斯頓、布朗、達特茅斯等)皆由基督徒設立,創校者為著神的榮耀,寄望此等院校能成為傳福音的據點。但它們今天所宣揚的,卻是無神主義和假信宗教。以1636年 創立的哈佛大學為例,其創校之目的乃旨在訓練福音派傳道人,但到了今天,哈佛神學院以其向所有宗教存開放態度而自豪。學院最近由一名天主教神父統領,現任 院長為一名深受回教徒歡迎的回教歷史學者。有一名佛教學者於其世界宗教研究中心擔當主任職系,他曾將一首主日學詩歌的歌詞改為︰「佛陀愛我我知道,因有達摩告訴我。」哈佛大學及其神學院憑著其龐大收入以及一眾基督徒的捐贈和支持,得以成為自由主義、宗教合一主義、墮胎支持者、激進女性主義、相對主義和反基督教論調的堅固堡壘。這就是向更崇高的真理邁進嗎?

世 人認為自己就是宇宙的主宰,他們相信,這位創造宇宙的神,應會遵行蛇向亞當和夏娃說他們必要似神的承諾,並會退後一步,任他們喜歡怎樣就怎樣。他們認為在 過去六千年來,神除了應允義者的祈禱、為著自己的緣故而適度地介入歷史,以及於有需要時施行審判(正如以色列這例子)之外,祂一直任由人這樣作,以彰顯其 信實之屬性。

我們當如何同時理解愛、公義和審判呢?耶穌說︰「凡我所疼愛的,我就責備管教他;所以你要發熱心,也要悔改。」(啟三19)倘若祂不會絕對履行其關乎審判之諾言,誰會相信其關乎赦罪和祝福的應許呢?愛、公義和審判是彼此相通的,沒有審判,就沒有公義,沒有公義,就沒有愛。

神不懲罰魔鬼,比神沒有能力拯救被撒但捆綁的人,更顯得沒有愛心。但按照公義的要求,只有當懲罰完全付清之後,人方能得救──就是那些接受基督代替他們付清罪債的人,方能得著。只有當人承認基督代替自己受罰,這樣的相信才可叫人得救。

但願基督這份愛,能驅使我們為失喪者流淚,並將福音帶給凡有耳可聽的。我們既然領受了祂所賜下的生命,但願我們不再為自己活,「乃為替他們死而復活的主活」(林後五15)。

注︰

1.Alec Solomita, Harvard University Gazette, November 7, 2002, from its archives.

2.Kenneth L. Woodward with Susan Miller, "These Souls Were Made for Shrinking: ‘Christian therapy' is winning more converts," Newsweek, September 14, 1992, 60.

Add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