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7 The Secret 的迷惑 The Secret Seduction - 主題文章 | thebereancall.org

Hunt, Dave

「The Secret」的迷惑

戴夫亨特

最近有一個稱為「祕密」(The Secret)的迷惑,掀動起西方世界的想像空間。有一本同樣取名為《祕密》的書,榮登《紐約時報》暢銷書名單,推出後不久已售出超過600萬本,DVD銷量也超過200萬張。兩者包含了很多錯謬和誤導的信息,以及虛假的假設和承諾。誰在意呢?你應該在意。希望你能透過以下的資料,拯救一些人脫離地獄。

在眾多的誤導信息之中,我們可由書名談起。「The Secret」並不是甚麼祕密,其實是由印度教、薩滿教以及荒誕的新紀元思想湊合而成。在其眾多大膽的謊言之中,其中之一為︰「你可以透過思想,創造屬於自己的現實」。這正是昔日那蛇向夏娃作出的虛假承諾,就是人可如神一般(創三5)。夏娃陷入如此騙局,使她及其後裔失去伊甸樂園,若非基督為全世界之罪而死,人類將永不能進天堂。自伊甸園起至今的六千年來,那蛇的承諾從未於任何一個人身上兌現。

錯謬的資料和虛假的承諾,可謂接踵而來,而且荒謬至極。該書和DVD充滿著一個信息,就是「那祕密」早已透過科學的方法被證實。例如︰「根據科學的證明,正面思想的能力較負面思想的能力高出數百倍。」(注1)我們要問︰究竟是何時何地呢?怎樣證明?

從 來沒有人嘗試用科學的測試來量度正面和負面思想,而且這樣的測試根本並不存在,因為思想並非物質界的東西,因此我們無法測度其「能力」。思想存在於物質科 學以外的範疇,「心理科學」和「思想的科學」等東西根本並不存在,這正是心理學並非科學的其中一個主要原因(即使數十年來不斷有聲音說心理學是科學)。

「The Secret」多番宣揚其誘人之處︰「The Secret可為你帶來一切︰快樂、健康、財富。……無論你想擁有甚麼、想做甚麼、想成為甚麼,你都可以達成。……無論要甚麼,我們都會得到。」(注2)按照常理,我們會這樣回答︰「謝謝,不用了。」但數以百萬計對此有所接觸的人,卻對它趨之若鶩,希望它能為自己產生功效。

「The Secret」最基本的謊言,就是根本沒有一位有位格、創造宇宙,和設立律法來要求人遵守的神。根據此理論,這宇宙其實一直存在,我們只不過運用了我們的思想,並透過多條神祕的律例(此等律例旨在滿足我們一己的私慾),來將這宇宙創造出來。當中以「吸引律例」最令人趨之若鶩──無論你裡面有甚麼思想(健康、財富、災難、得失、痛苦、快樂等),這些思想都會漸漸成為你生活的實況;我們都是神,我們運用自己的思想來自我打造命運。

只要我們停下來想一想,就知道「The Secret」明顯違反了正常的是非觀念。按此邏輯思路而言,希特拉對大屠殺事件當負上的責任,不會比其受害者的責任為高,因為大屠殺其實是由受害者的思想集體促成。這對鐵達尼號意外亦然,對墜機意外亦然,對強姦案和謀殺案的受害者亦然。

該書和DVD,乃是根據多名所謂精通「成功激勵思想」和「積極思想」之人士所說的話而製成。這些人究竟是誰?他們包括「不屬任何派系的跨宗教通靈專家、通靈玄學老師、風水師、商界成功人士、『新思想運動』(New Thought movement)發起人、以及現代靈媒等。」他們當然與耶穌基督的路線截然不同──祂以其無罪的生命和神蹟彰顯其神性,為我們的罪而死,並於死後復活。相反,人們絕對不應將其生命(尤其是關乎永恆歸宿的問題)交托給「The Secret」所引述的「專家」。

該書和DVD不斷重覆那令人趨之若鶩,但又十分明顯的謊言︰「認識了它以後,你不會有一件事是做不到的。……凡你想要的東西,The Secret都可以給你,……只要你在腦海中看見它,你便會得到它。……你用自己的思想打造人生,……你的思想是種子,你收甚麼,視乎你種的是甚麼,……人生在你手,……無論你想甚麼,你都會達成。……你所需的一切都會在你眼前出現。你所需的若是金錢,你就得到金錢,……『吸引律例』就像阿拉丁神燈一樣,聽從我們的每一項吩咐。……當你開始『想得好一點』,……那股在你裡面而又比世界更巨大的能力,……就會操控了你的生命,……餵養你、以衣服覆蓋你、引導你、保護你、指示你、確保你繼續活下去。這些都是我所知曉的,千真萬確……。」

我現在確知的是這一點︰不錯,書中和DVD所提及和引述的歷史人物,或多或少取得了短暫的物質豐富和成就,但他們始終於更重要的一方面失手了──那就是健康。他們大多數都在其短暫的生命中保持身體健康,但他們的健康最終都衰敗了──他們健康衰敗的共通之處,就是他們最終都去世了。即使他們試盡所有方法,但「The Secret」始終不能使他們一直活下去;由此可見,「The Secret」現時仍然存在的其他原素,相信最後都逃不了這命運。

根據這些所謂「The Secret」大師信誓旦旦所說的話,他們應該不會去世。倘若「The Secret」是真實的,而他們又妥善地將之(凡你想要的東西,The Secret都可以給你)實踐出來,他們理當仍然活著。事實上這些「The Secret」大師,沒有一個的歲數比正常平均壽命為長──倘若「The Secret」是真實的話,他們應當活得更長。事實證明,「The Secret」只不過是個製造虛假盼望的騙局,繼續迷惑人類,叫人是非不分。

讓我們略為介紹部份「Secret大師」。拉爾夫愛默生(Ralph Waldo Emerson)為其中一個最為人推崇備至的大師,他曾表示︰「The Secret能解答所有過去、現在和將來的事情。」可是愛默生在其最後十年的生命中,健康和財務狀況皆日走下坡,他最終於79歲離世。他肯定希望自己可以更長壽,活得健康一點、快樂一點。那麼,為甚麼他不懷著如此信念,並透過「吸引律例」來將之一一實現呢?照著同一個原因,世上沒有人曾這樣作,將來也不會有。「The Secret」是一個來自撒但的謊言,撒但就是「說謊之人的父」(約八44);凡相信它的,就不會相信真神,以及祂為罪人所預備的救恩(藉著基督於十字架上為全人類的罪而犧牲)。

普蘭特斯馬福德(Prentice Mulford)是另一位所謂「The Secret」大師,也是「新思想運動」(這運動與「The Secret」同出一轍)發起人之一,究竟他有何遭遇?他認為人既有物質思想,又有靈界思想;既有「低等次自我」(lower self),又有「高等次自我」(higher Self),後者接收從「至高力量」而來的思想。

但這股「力量」未能幫助他。他曾經有一個想法,就是要成為加州議會(California State Assembly)成員,雖然他獲得提名,但最終於選舉中落敗。為甚麼他的思想未能使他願望成真?「The Secret」及其相關產物「新思想」皆未能在他身上發揮成效,但該書和DVD卻將他推舉為其中一名「專家」。到了最後,「The Secret」更完全逆其心意而行──他於57歲便去世了,這歲數肯定比他所寄望的為短。

華萊士華特斯(Wallace Wattles)在其短促的生命中積極學習「The Secret」,他本身也是另一名「新思想」發起人,究竟他又有何遭遇?他最出名的著作為《科學致富》(The Science of Getting Rich),然而他人生的大部份時間都活在貧窮之下,而這本於1910出版的著作,可算是他整個人生中的一大成就。他最終於1911年與世長辭,享年51歲。難道他不希望活得長久一點,好讓他見證該書是如何成功,並將更多關乎「The Secret」的奇妙之處寫下來嗎(即使「The Secret」未能為他帶來任何幫助)?但他不能為自己的生命加多一分鐘。雖然華特斯是其中一名極力推動「The Secret」的人士,但「The Secret」於他全無效用。

該書和DVD有些地方連事實也弄錯了。它們認為巴比倫人採用了「The Secret」,因而「成為歷史上其中一個最富有民族」。事實上,巴比倫得以富裕起來,全因其窮兵黷武、嚴刑惡待戰俘所致,它亦是歷史上最中一個最凶殘的帝國。這就是「The Secret」所帶來的好處嗎?幸好巴比倫已不復存在。它為何覆亡?難道是「The Secret」使它覆亡,還是因為它沒有好好將之執行?此等有力證據,在在證明「The Secret」是個謊言。

這種迷惑(現實乃是由思想創建而成)於數千年來為人類帶來虛假的盼望,也是基督教科學會(Christian Science)、(Church of Religious Science)、(Unity School of Christianity)、「新思想」和其他提倡思想科學(Mind Science)之教派的標準教導。與歷史上的其他手法相比,「The Secret」更曉得如何以具有吸引力和聰明絕頂的方式,將這教導包裝起來,然後向公眾推銷,令多人受迷惑。

所謂「Secret」,只是一些古舊而人所共知的內容,卻沿用了嶄新的表達方式,而這種手法得以於瞬間流行起來,很大程度上是賴利金(Larry King)和奧普拉溫芙蕾(Oprah Winfrey)的宣傳工作所致(他們為著名的美國節目主持),他們的擁很多都買了該書和DVD。奧普拉溫芙蕾(Oprah Winfrey)於2007年4月5日,與大力股吹「The Secret」的Esther Hicks所「引導而來」的「非物質界實體」,一同討論「The Secret」。我們常常指出,與死人「通靈」以往通常只會於交鬼儀式中出現(聖經完全禁止此等交鬼行徑,詳參《申命記》十八11、《利未記》二十6),此舉現已稱為「引導」(channeling),更獲得電台和電視節目大肆宣揚。

即使你只有少許常識,就會發現當中有很多道德問題和實際問題。「The Secret」,所 提倡的,既完全違反是非原則,更是徹底的自我中心︰「無論你所想的是甚麼,吸引律例都會有所回應。……那些終身累積財富的人,……心中除了富裕生活和錢財 之外,別無他想。」「你當對金錢心存好感,好讓你吸引到更多金錢。……請開始說說和感受一下,我就是一塊金錢磁石,我愛金錢。」(《提摩太前書》六10說「貪財是萬惡之根」,而不是金錢是萬惡之根。)

「無私的愛」、「仁慈」、「憐憫」、「良善」、「愛心」、「同情」、「慷慨」和「共享」等思想,只會妨礙吸納財富這單一目標。當一個人相信「The Secret」並將之應用出來的時候,他只會更加自私,並與其他將之實踐於生活中的人互相衝突。

舉例而言,鍾斯相信「The Secret」會將一切他渴望擁有的賜給他。由於他很希望在他工作的X公司中成為總裁,並採用「吸引律例」來達成願望,因此他內心存有這樣的思想︰「我就是X公司的總裁」。究竟鍾斯的思想,會否驅使現任總裁下台,並由他接任職位呢?假設公司有另外20個同樣是野心勃勃的員工希望成為總裁(他們包括工廠工人、清潔工人、秘書、簿記員以至副總裁等),他們亦相信「The Secret」的「吸引律例」會幫助他們達成心願。他們每一個都幻想自己置身於舒適的總裁辦公室,坐在總裁的座椅上,面向寬敞的辦工桌,以幫助他們達成一己心願。究竟「The Secret」會否於同一時間達成他們的願望?這個所謂「祕密」其實是非不分,而且一直存在,促成了自私自利的鬥爭,究竟這場心靈的鬥爭最後由誰勝出呢?

該書引用了多名精通此等祕術的人士,其中一位是莉莎尼哥爾斯(Lisa Nichols),該書形容她「大力提倡個人權能」──這實質是一種自私的心態。她說︰「我為那一點點的延遲感謝神,好讓你們的思想不能立時成真。」(注3)她所指的「神」究竟是甚麼?既然這個宇宙(這宇宙的存在就是要隨意滿足人類的一切私慾)並不是由神創造和掌管,只是不斷透過人類的思想建構而成,那麼神當置身何處?

提倡「The Secret」和「新思想」的人士,都不相信聖經中那一位具有位格的永活真神(這神要求人愛祂,順服祂的旨意)。他們的神並沒有位格,類似《星球大戰》的「原力」(Star Wars Force)或宇宙心靈(Universal Mind),這神它們本身沒有思想,其存在的唯一目的,就是要滿足我們的一切需要。該書和DVD亦引述了另一位精通「The Secret」的專家喬維托(Joe Vitale)。在拉利金的現場節目中,有一位觀眾問道︰「我希望知道,神在『The Secret』中佔據甚麼位置?」

喬維托回答說︰「神就是我們每一位,祂就是那祕密以及一切與之相關的事情,此乃神所訂定的律例。」(注4)這當然是胡說八道,這其實是古代的泛神宗教︰你是神,我是神,樹木是神,所有東西都是神,因此神既是善又是惡,既是死亦是生,也沒有道德標準可言。若所有東西都是「神」,「神」就變得毫無意義。泛神論實質上其實是無神論。

「幻視成真術」為數千年來另一個被眾多術士所採用的祕術,其信念乃是這樣︰只要人在心中牢牢地幻想著某一幅圖畫,這物件就會於現實世界中出現。這當然也是一種騙人的技倆,因為從來沒有人能將這種能力表現出來。若我們眾人都擁有「The Secret」所應許的能力,這個世界將會變得十分可怕,因為那時將會出現數以十億計的黑武士和絕地武士(星球大戰電影人物),他們彼此運用心靈的力量互相較量!

有些「交鬼的」(撒上二十八9、賽八19)人向卡爾容格傳授了某一祕術,但其實很多基督徒所教導的正是這種祕術。趙鏞基和很多基督徒心理學家和靈恩派領袖,多年來不斷教導和運用此等祕術。「幻視成真術」教人自我創造現實,這亦是諾曼皮爾(Norman Vincent Peale)的教導和操練重心︰「影像這概念,……隱約浮現於我的演說和著作之中……。」(注5)簫律柏(Robert Schuller)一直教導此一祕術︰「我一直操練和支取內眼的能力,十分有效。……三十年前,我們以某一教會的一個異象起步,這一切都實現了。」(注6)

趙鏞基於全球最大的教會中擔任牧師,他聲稱聖靈曾吩咐要將其祈禱的內容視象化,構成一幅清晰的圖畫,否則他的禱告便不蒙應允。但在趙鏞基的心中,他對其希望得著的東西只得一個大概的輪廓,他未能「看見」,更遑論要將此等東西的原子結構(就是此等東西的實質)幻想出來。

只 要人相信宇宙乃是由人類透過其集體思想創建而成(或相信人類可藉著「幻視成真術」將任何事物化成生活中的真實體驗),他便是故意將自己交托給撒但,而且很 容易便聽從了牠的謊言。這個宇宙,很明顯比人類更先被造。面對著這個浩翰無邊的宇宙、連綿無盡而又看不盡的星體,以及眾多超越人類想像範圍的亞原子粒子, 倘若人相信這一切皆由人類透過其集體思想不斷創造而成,並得以連繫起來,這仿如知識、道德和靈性層面上的自殺。

凡相信類似「The Secret」之謊言的人,可說是故意離棄真神(這神已藉著人的良心以及其創造出來的宇宙將自己彰顯出來),並將自己交托於魔鬼的迷惑之中,以致他們要永遠與深愛他們的神以及那為救贖他們而死的基督隔絕。但願我們竭力將更多的人拯救出來!

注︰

1. Rhonda Byrnes, The Secret (New York: Atria Books, 2006), 1.

2. Ibid., 22.

3. Ibid., 194.

4. Larry King Live, March 8, 2007.

5. Norman Vincent Peale, Positive Imaging (Fawcett Crest, 1982), Introduction.

6. Robert Schuller booklet, The Power of the Inner Eye.

Add This